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夜留香

    洛水城不算很大,放眼中国不过是中等城市,市区人口也不过三百万而已。但是,在三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找一个深长十五厘米的蜥蜴,不啻是大海捞针。更何况,这是一条会隐形的蜥蜴妖,只要它不想献身,就是大罗金仙也难寻到它的踪迹。

    岳枫足足找了四个多小时,从正午找到太阳偏西,别说金se的蜥蜴妖,连壁虎都没见到一条,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远郊的洛水桥边。

    一栋二层的白se小楼好不起眼,门口的停车场里却几乎可以开车展,一溜儿十多辆豪车,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宾利、兰博基尼????最差的也是奥迪八。

    高大的青砖围墙电网密布,隔三五米就有一个摄像头,从外面很难估量这个院子到底有多大。在墙外,能听到里面此起彼伏的犬吠声,不时还能看见车辆风驰电掣般呼啸而来,然后或衣冠楚楚或不修边幅的人,从里面牵出一条条的名犬。比特、土佐、杜高、高加索、牛头梗???几乎每一条都是大型斗犬。

    如果岳枫记的不错,这里应该是斗狗场了,这种地方除了斗狗比赛之外,还有幼易和捕猎表演。这样的所在京城也有二十几处,他并不陌生。岳枫记得这个地方自己小时候曾经来过,家里那条被自己染成斑斓猛虎的金毛犬,也曾经在这里参加过一次围猎比赛,不过它毕竟不是猎犬,只是陪太子读书的角se,但是出位的造型还是引发了围观。

    岳枫突然灵机一动,不知道阿宝是不是也有培养成斗犬的潜质?

    马瘦毛长人穷志短,阿宝是被自己的嫁衣神功催发进化,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岳枫绝对不介意把它卖了换个八千一万的小钱。

    既然不能卖,不如让它发挥一下自己的价值,否则真是养不起了!

    每当想起阿宝和老金的胃口,岳枫就yu哭无泪。

    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老金,岳枫索xing也不再找,坐上公交车直奔北邙山。到达山脚下之后,天已经黑了,观光缆车也停发。他只好找了间小旅馆住了一夜。一大早他就起床,随便吃了点早饭,就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踯躅独行。

    早上九点多,岳枫终于赶到了“天柱洞”,当他推开活动板房虚掩着的大门时,不小!说禁惊呆了!

    老金四脚朝天躺在桌子上,四只爪子正往空中抛着几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扔到空中,接住,再抛起,又接住,玩的不亦乐乎,阿宝在则在周围转来转去,看得津津有味。

    一个妖怪一条狗正玩的起劲!

    岳枫目瞪口呆的看着老金,当时就吓出一身冷汗!在它的旁边还放着一个黑沉沉的东西,

    **?

    “怎么回事,快说,怎么回事儿?”岳枫怒目圆睁。

    老金用四只短粗的腿死死的抱着那几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毫不退让道:“我的!都是金爷我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岳枫恶狠狠的瞪着金光。

    老金把爪子里的东西放下,得意洋洋的道:“小子,看看金爷的手段如何!”

    岳枫仔细一看,老金玩的东西,竟然是一堆黄澄澄的子弹!

    “快说,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对金爷说话客气些!”

    “不说的话,我现在就把你捆起来,饿你个十年八载!”

    “你小子够狠!”老金咬牙切齿的道。

    听着老金断断续续的讲诉,岳枫越听越火,恨不得把这条没出息的妖怪直接扔进汤锅里给煮了。

    丫的,竟然是个贼骨头!

    老金和岳枫一起下山,恰好岳枫拦惊马救人的时候,身子和骏马对撞的时候把金光给裤子口袋里震了出去。

    “这把枪是哪里来的?”

    “那枪如果你喜欢就送给你小子,那几颗子弹给金爷留下就行啦!”老金大方的道。

    “快说,枪是哪来的?”

    “你忘了?就是你旁边坐的那个妞,金爷看见她的包里有这么一个好玩的东西,就给弄回来了!”

    隔着皮包都能把枪给偷了。

    jing枪啊!连jing察的枪都敢偷!

    naai的,死定了!

    那些有制服控嗜好的禽兽们梦寐以求的和美女jing花的偶然邂逅,岳枫觉得无异于一场噩梦,这也太有戏剧se彩了!

    “你他娘的竟然是个贼!”岳枫指着老金,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金爷是贼?这也不算错,金爷这一族被成为盗蜥族!金爷年轻时候是盗蜥族里的传奇,所到之处都有一股奇异的龙涎香,那个时候金爷我风神如玉,英气逼妖,妖族里美誉为留香盗帅!”金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口水四溅的炫耀。

    “你是楚留香?”

    “错,是夜留香!金爷都是晚上出动的,别的盗蜥都是偷点宝贝,唯独金爷盗亦有道,以盗入道,偷心???我老人家只要勾勾手指头,不晓得多少女妖主动对金爷投怀送抱!”老金说起他光辉的往事,那是满脸的自豪,笑的小眼睛都看不见了!

    岳枫头一次听说盗亦有道是这么个解释。

    小偷的至高境界居然是偷心!

    岳枫突然有些疑惑了,这把枪比老金的块头大的多,这小东西是怎么搬回来的?

    “说吧,你是怎么运回来的?”

    “这是我盗蜥族的秘密,岂能告诉外人?”

    “不说是吧?关门,放阿宝!”岳枫威胁道。

    “嗷嗷”阿宝呲牙咧嘴的狂吠起来。

    “你就是放条龙,尽在出来,又能耐我何?”老金不屑道。

    岳枫心念一动,一道无形的绳索将金光捆的结结实实。

    “小子,你玩yin的?”

    “不说就算了,我这就放你走。”

    “哦,你小子有那么好心?”老金不敢置信道。

    “我肯定放你走,不过要把你的嘴捆起来!”岳枫的眼神如刀锋般锐利。

    “太缺德了!”老金又恨又怕。

    缚仙索只有施法的人才能解咒,如果岳枫真的把它的嘴捆起来,堂堂的盗帅夜留香也只能活活饿死了!

    今后别说偷心了,连偷鸡都做不到!

    老金恶狠狠的和岳枫对视,半分钟之后脑袋耷拉下来,羞答答的掀开圆滚滚的肚皮上的鳞片,现出一道白se的痕迹。它把爪子伸到白痕那里往外一拉,赫然是个袋子。

    “我盗蜥一族天生有个空间袋,再多的东西也能装的下!”

    空间袋?不论多少赃物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装回家!

    真是当贼的绝佳装备啊!

    “马上给我枪还回去!”

    老金四只爪子尽力的抓着,可是抓不了几颗子弹,扔了捡,捡了扔,一副狗熊掰玉米,眼大肚子小的样子,它冲着岳枫吼道:“做梦,金爷就是不还!”

    “不还把你的嘴捆上!”岳枫真的火了。

    “停,停,停,你有没有点新鲜的招数?”

    “没有,就这一招就够收拾你了!”

    老金咬牙切齿的道:“小子,你够狠!”

    “一般,一般!”

    岳枫看它抓起这个,恋恋不舍的看几眼,又抓起那个,依依惜别的看几眼,不禁有些好笑。

    可是还没等笑意涌到脸上,就又想起这把枪的事情了,这样的案子能是把枪还了就算完的吗?

    中国的枪械管理极为严格,jing察丢了枪是了不得的事情,肯定会不遗余力的追查下去,一旦发现了阿宝可以进化,老金是个妖怪这些秘密,后果之严重难以预计!

    被jing察抓,岳枫倒不怕,他担心的是万一这些家伙认为自己是jing神病复发,把自己再送回青山医院,那玩笑就开大了!

    想起青山医院对付疯子的种种残酷手段,岳枫额头上的汗水都擦不干净了。

    “砰砰”

    外面传来砸门声,岳枫做贼心虚,吓出一脑门子白毛汗。

    “谁啊?”本能的问了一句,问完他就后悔了。

    还不如不搭理呢,冒充屋里没人!

    “姐夫,开门!”

    小姨子许雪晴的声音。

    我的天啊?这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岳枫忙把枪塞进自己的口袋,但是鼓鼓囊囊的一眼就能被人看穿,他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打开衣柜,可总觉得放到哪里都不保险。

    “快开门,你捣什么鬼呢?”

    “我在上厕所,你等一下啊!”

    “你在卧室上厕所?”九零后的女孩说话向来就是这么直接。

    “我在睡觉,没穿衣服!”

    “大白天不穿衣服裸-睡,姐夫你好变态啊!”

    岳枫自己心虚,忙了十几分钟都没找到合适的藏枪的地方,感觉彻底崩溃了。最后只得把枪和子弹放到了衣柜里,上面压了几件旧衣服作为掩饰。

    “是不是里面藏着女人了?你可不要做什么对不起我姐姐的事情啊!”许雪晴的声音里也透出了不耐烦和狐疑。

    “你给老子惹的祸,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岳枫恶狠狠的看着老金。

    老金不以为然的笑道:“金爷自有办法!”

    “咚!”一声,木板门被一脚给踹开了。

    “狐狸jing,给我出来!”许雪晴柳眉倒竖、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

    看看卧室没人,她不死心,看看床下,依然没人,然后她看见了虚掩的衣柜,冷冷的笑了笑,眼睛扫了岳枫一下看的他心里发毛。

    “雪晴,你怎么来了?”岳枫看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衣柜,汗毛都立起来了。

    “天气预报说,明天会大风降温,我怕你衣服不够,给你送衣服来了!”许雪晴放下手中提着的大包,额头香汗淋漓。

    从山腰背着这么大的一个包走上来,也真难为这小丫头了。

    “走,姐夫陪你逛逛,看看北邙山的景se!”岳枫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陪我看山景,你会那么好心?”许雪晴一把甩开岳枫,笑的无比yin冷,杀人的眼光看得岳枫后脊梁直冒冷气。

    “不看山景就不看,姐夫陪你逛街买衣服也行!”岳枫咬牙道。

    她飞也似的冲过去,一把拉开了衣柜门。

    岳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完了,如果被她发现里面的枪和子弹该怎么解释呢?“姐夫,你是答应过我陪我游山逛街买衣服的!你这么大的人说话不会不算的吧?”许雪晴抓住岳枫的手臂,将头偎依在他的肩头,声音甜腻的如同蘸了蜂蜜。

    岳枫先是一愣,睁开眼睛看去,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衣柜里除了几件旧衣服以外,空空如也,一颗子弹都没有,更别说**了!

    岳枫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藏在桌子底下的金光,它得意的拍了一下圆滚滚的肚皮。

    隔着柜门都能给装进去,也算是绝技了,不过也对,没有这个本事,怎么能隔着皮包都把枪给偷出来呢!

    “说吧,想买什么?”岳枫故作豪爽,心里却在打鼓。

    “我想买内衣,”许雪晴咬着手指羞涩的道。

    姐夫陪小姨子买内衣?想想就很邪恶啊???岳枫的心狂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