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马儿你慢慢跑(下

    第十八章马儿你慢慢跑

    在女骑jing喊话的瞬间,烈马已经冲到岳枫的面前,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它没有直接撞上莫明,而是扬起碗大的前蹄,希律律一声暴叫腾空而起,仿佛面前不是个张开双臂的男人,而是障碍赛马中的横杆。

    围观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所有人都替这个少年人捏了一把冷汗。

    离岳枫不过三米远的地方,少妇看见惊马扬起的蹄子,马背上女骑jing挥舞着的双臂,正前方则是一个穿着城管制服的男人背影。马蹄高高跃起,超过了面前男人的头顶,她惊恐万状的闭上眼睛,同时将怀里的孩子抱的更紧了。

    “嘭”的一声巨响,然后是一声凄厉的哀鸣,少妇原本提在嗓子眼的心吓的飞到了半空中,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只见那匹雄壮无匹的英国纯血马已经躺在路边的隔离带里,灌木被撞的东倒西歪,而在不远处,一个穿着阿迪达斯运动服的年轻人怀里抱着一个女骑jing,骑jing的手紧紧的攀着他的脖子。

    和惊魂未定的妈妈不同,小女孩倒显得不是那么害怕,她还在用小手拍着美艳少妇的后背安慰她:“妈妈不怕,不怕!!”

    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女子骑jing队的jing花们蜂拥过来,将岳枫和他怀里抱着的女骑jing围在当中。

    人群先是沉寂,过了片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惊恐万状的女骑jing这才反应过来,她抬头一看,周围全是同事,她们正骑在高头大马上俯视自己。

    “朵朵,你还好吧?”

    “潘朵拉,你没事儿吧?”

    “朵朵,你伤到哪里没有?”

    名叫潘朵拉的骑jing正是那个惊马的主人,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结结实实的躺在一个男人怀抱里,那个人的左手揽住自己的脖子,右手则恰好放在自己的臀部,而自己的双手则紧紧环绕在这个男人的脖子上。

    自己像个藤蔓般缠在这个男人身上!这个姿势也确实太暧昧了!

    登时,潘朵拉的脸由煞白变成火炭般的红,如果现在放上一块生面团,刹时就会有一片烤面包新鲜出炉。

    “你没事吧?”岳枫平淡的问道。

    惊魂未定的潘朵拉点头道:“没事!”

    “没事还不下来?”岳枫微笑着道。

    “啊!”潘朵拉的血液几乎要冲破面皮了。

    突然潘朵拉和岳枫同时愣住了,骑jing帽下披散下来直达腰际的一头青丝这个女jing花不就是早上和自己同坐一辆缆车,还和自己十指紧扣牵过手的那个长发美女嘛!

    骑jing队的jing花们本来都是紧张的透不过所有气,现在则是窃笑了。

    长发美女潘朵拉从岳枫的身上蹦了下来,急忙冲到那匹倒在地上哀鸣的骏马旁边,心脏依然兀自在嘭嘭狂跳。

    少妇刚才是闭着眼睛的,可是潘朵拉则看得真切,刚才在骏马扬起前蹄,身子发力正准备跃起的电光火石间,那个男人身子诡秘的一闪,正好躲过扬起的前蹄,马匹冲过他身边的时候,他肩膀发力,狠狠的靠在腾空而起的奔马后胯。

    在那个瞬间,潘朵拉依然还在挥手示意路人躲开,两只手离开了马缰,措不及防身体被甩飞到了空中,然后脑子就是一片空白了,等到有了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了。

    她现在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脚要是被马镫绊住,或者是没有被那个少年人接住,那自己恐怕脑袋就要和马路来一次亲密接触,即使摔不死,脑震荡加上破相怕是在所难免。

    骏马本身的重量,加上奔跑的力量,这种冲击力是惊人的,而那个少年人居然用肩膀将奔马硬生生的靠了出去,那他的力量该有多大?莫非遇见了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几个jing花围住了潘朵拉问长问短,将她的视线挡的严严实实。

    岳枫微笑着点头,转身就要走。

    小女孩扑到了他身边,手里拿着一个棒棒糖递了过来:“叔叔,你疼不疼?我摔跤的时候,妈妈就给我个棒棒糖,吃了就不疼了!”

    看着女孩黑玛瑙般的眼睛,岳枫蹲下身子,抱住了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小心的将的包装纸揭开,塞到了岳枫的嘴巴里。

    岳枫顺从的张口嘴,一股酸酸甜甜的感觉从嘴里一直弥漫到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唤醒了他少年时的记忆,母亲和祖父给他嘴里塞糖葫芦的时候,也是这种酸酸甜甜的味道。

    岳枫用手捏捏她粉嫩的脸蛋,女孩扑进岳枫的怀抱里,对着他的脸响亮的亲了一口,周围的人看到这温情的一幕,更是掌声如雷。

    岳枫微笑着将女孩放到少妇身边,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个宽阔的背影。

    “哎呀,还没问这个救命恩人的名字呢!”等到美艳少妇和潘朵拉突然意识到同一个问题的时候,那个背影早已消失在人群里,不知所踪。

    消失在人群里的岳枫,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才的撞击相当的严重,肩膀火烧火燎的疼,右手都感觉抬不起来,恐怕肩胛骨已经裂了。久经训练的赛马,会对面前出现的障碍物本能的做出反应,第一时间就会一跃而起跳过去。

    骏马腾空之后,四蹄就会失去了着力点,再想二次发力改变空中姿态就不可能了,也只有这个电光火石的机会,岳枫才能用肩膀的冲击力将它撞倒。如果不是他自小就跟父亲学会骑马,jing通赛马的xing子,也断然不敢如此托大。

    呲牙咧嘴的岳枫,低调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突然,他感觉有些不对头,他摸了摸口袋瘪了下去,那个一直絮絮叨叨的蜥蜴妖老金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