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同居时代

    第二章同居时代

    华侨小区,城南的一片别墅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兴建,洛水市hengfu以“筑巢引凤”为名,为外资、外商企业的高层管理和科技人员以及归侨、侨眷所建,位置优越,环境优雅。

    世易时移,曾经牛气哄哄的归侨、侨眷,早已不稀罕。无数留学回来的“海龟”已经变成找工作都困难的“海带”。曾经居住在这里的富人,要么是搬到那些有uli游泳池和网#所有球场的新豪宅,要么是破产卖了房子灰溜溜的滚蛋。华侨小区的住户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二十年前种下的小树苗也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岳枫在这里有一套别墅,这是他父母留给他的遗物,也是目前唯一他可以使用的岳家产业。岳家的家族生意最近十多年发展迅猛,家族成员大部分都已经迁居到京城和海外,岳枫实在不想去和他们凑热闹,幸好在洛水城还有这么一套房子可以令他安身立命。

    院子空空荡荡,早就没人收拾,曾经四季常开的花木也都枯死,打开房门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发霉的味道,屋子里的家具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一片残破的景象。岳枫心中一阵酸楚,当年母亲最爱整洁,屋内从来都是收拾的一尘不染其是院子里的那些花,她都是自己摆弄从不假手下人。

    岳枫父母当年很低调,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家世,在岳枫九岁的时候,举家搬迁到了京城。这十年的时间,华侨小区的住户又换了一大批,就更没人认识岳枫是何许人也。他刚进门的时候,一身jing神病院的病号服令左邻右舍侧目,许暮雨更是到了小区门口就转身跑了。

    到了门口,岳枫才想起来没到钥匙,他思索片刻在门沿上方的缝隙里摸出一把落满了灰尘的白铜钥匙,一瞬间他情绪激荡的无法自持,禁不住泪流满面。

    岳枫的童年记忆中,母亲是个美丽而又严厉的女人。当别的孩子满世界的疯跑打闹的时候,岳枫却在练习着枯燥的钢琴,学习拗口晦涩的拉丁语,背诵不知所云的诸子百家的著作。没有不贪玩的孩子,岳枫小时候没少被母亲打手心,但是每次责打之后,第二天岳枫都会发现母亲的眼圈是红肿的。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每当岳枫挨打之后,父亲都会趁着母亲出门的空闲,带着他到郊外的庄园骑马、踢球、放风筝。

    慈父严母,这是岳枫童年对父母的最深刻印象。

    小时候,岳枫经常忘记带钥匙,母亲怕万一家里没人的时候,他会被风吹雨淋,所以一直就在门沿的缝隙里放上一把家门钥匙。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白铜钥匙依旧,父母却和他yin阳相隔,只有脑海中的记忆依然新鲜。

    花了足足一天半的时间,岳枫才将这座多年没住过人的别墅打扫干净,又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他又将花园的土重新翻了一遍,修复了破损的篱笆,然后种上一些花木。当然,这些花不是他买的,而是夜晚的时候,在街边绿化花带里偷回来的。

    古人云:窃书不为偷!按照这个逻辑,窃花自然也不算偷了!何况这些花,如果不被岳枫移栽到自己家的花园里,等牡丹节一结束,也要被当作垃圾丢弃。

    忙活了三天,总算是把破败不堪的房子收拾的有模有样,尽!在,从抽屉里找出以前办的几张银行卡,信步走到附近的自助银行。不久他就抓狂了,信用卡统统被取消,储蓄卡上也只有区区的四位数。

    “想当年,我一分钟也是几十万上下啊!”岳枫哭笑不得的借用了《功夫足球》里一句台词自嘲。

    岳枫将硕果仅存的两千五百块钱取了出来,花了六百块买了一部山寨机,这部手机不但造型酷似苹果,还有一个苹果机望尘莫及的强大功能——砸核桃。衣柜里的衣服都不能穿了,三年前他才一米七,现在已经长到了一米八多,以前的长裤现在只能当七分裤。他只得忍痛到服装批发市场买了一套高仿的阿迪运动装,又是两百块的支出。当他从超市里拎着油盐酱醋和洗洁jing、香皂、毛巾、牙刷等一大堆生活用品出来的时候,口袋里已经不足一千块钱。

    这点钱,还不够两个月物业费的,更别说吃饭了!

    活人不可能让尿憋死,岳枫在具店买了笔墨纸砚,写了张招租的告示贴在小区门口。本来打算阻拦的门卫看见是他,也就把嘴边的话合着唾沫吞了下去???这家伙是个疯子啊!

    跟一个疯子较真,那除非自己也疯了!

    彻底收拾了房间之后,岳枫坐在家里等租房的上门,不但不见一个人上门看房,居然连一个咨询电话都没有。不明就里的岳枫直到晚上出门吃饭,才知道是闲的蛋疼的门卫在作怪,凡是有人看的,他都会不厌其烦的解释一下,贴的是一个疯子。

    十六岁之前的岳枫还是个正常的中学生,成绩马马虎虎,就在父母出车祸之后不久,他就突然发病,砸东西用头撞墙,有时候还会像狗一样咬人,整个家族被他闹的鸡犬不宁,但是也无可奈何。还是大伯父岳经天拍板,将他送进了jing神病院。

    说来也怪,一到jing神病院,岳枫就恢复了神智,再也不疯了,他像祥林嫂一样不停的解释。问题是,jing神病院这个地方是从不相信解释的,哪个疯子会承认自己疯了?疯子们最恶毒的语言就是互相对骂:你是个疯子!

    三年时间里,刚开始还有人来看看他,渐渐就越来越少,最后一年半干脆就没人探望了。

    岳枫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卫老大爷对着一对小情侣神秘兮兮的说贴布告的是个疯子,当他回头看见岳枫在用露出六颗牙齿,极为标准的笑容看着他,他顿时全身颤抖,脸拉的比马还长,哆哆嗦嗦的钻进门卫室,“砰”的一声将门反锁。

    从他的眼神判断,这老头应该会安生两天。

    吃了一碗秦家老号的鸡丝馄饨,岳枫回到屋里看电视,只能收看到三个本地台,有线电视费没交,电视里“依依呀呀”的地方戏,岳枫丝毫兴趣都没有。

    “叮咚!”

    门铃响了,岳枫心中窃喜,应该是有人来租房了,生活费有了着落!

    岳网枫兴冲冲的打开门,出现在他面前是一张冷若冰霜的俏脸,那双漂亮的杏核眼里挂满了冰凌。来的人居然是许暮雨,她还拖着一个能将她本人囫囵个装进去的硕大箱子。

    “是不是一点都不意外?”女孩冷冷的道。

    岳枫不明就里,沉默了下来。

    “你早就知道,只要你伯父岳经天不发话,婚约就无法解除对吧?你还知道,你伯父让我到你这里住,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吧?怪不得你那么大方就答应解除婚约,原来你早就知道后果是什么!现在你满意了?你根本就不是个???”

    岳枫脸se一寒:“是个什么?”

    许暮雨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但是此刻满心悲愤,银牙都快咬碎了,早已无所顾忌了:“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骗子!”

    “随便你怎么想。”岳枫听完,神情立刻缓和了下来,甚至于压根懒得解释。

    还好她说自己是骗子,如果当面说出“疯子”两个字,岳枫很难判断自己会不会立刻发飙。

    在jing神病院里,病人被分为两种,一种是俗称“疯子”的抑郁xing病人,这种人将内心锁的严严实实,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但是没有暴力倾向,另外一种是极具攻击xing的“武疯子”,只要稍为放松一点管束,他们就会对医生或者其他病人发起攻击。

    在jing神病院里,“疯子”就是特指有暴力行为的“武疯子”。

    医生和护士对这种“武疯子”一向不留情面,捆绑、电击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病人都对“疯子”二字十分的敏感。

    jing神病人之间最恶毒的诅咒就是“你是个疯子”!

    岳枫在青山医院呆了三年,也感染了这种情绪,对“疯子”这个称呼有些过敏。

    尽管岳枫经常会拿“疯子”两个字来自嘲,但是却受不了别人这么称呼自己,不相干的陌生人说说也许还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如果是熟人敢这么说,岳枫十有**会暴狂!

    对于许暮雨,岳枫一直有一种歉意,让一个正常的女孩嫁给一个jing神病人,确实残忍,而且是非常残忍。但是两家人定婚约的时候,岳枫还是个正常人。

    世家大族的年轻人,婚姻能自主的几乎百中无一,对于这些家族来说,婚姻就是巩固联盟的手段,子女之间通常就像古人一样盲婚哑嫁,结婚前能接触一下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就算很不错了。

    既然生在这样的家庭,享受着平常人无法企及的富贵尊荣,就要有这种觉悟,否则的话完全可以离家出走当个平常人,一生为一套房子一个孩子辛苦奔波。

    只要自己乐意,除了亲生父母之外不会有人挽留,大家还巴不得少一个人分家产呢!

    如果岳枫在街上被小流氓揍了一顿,家族的人会嘲笑他的无能,因为这个无伤大雅,只是他自己丢人。但是退婚就等于打了全家族的脸,对于世家大族来说,婚约就是政治。

    这一点岳枫清楚,许暮雨同样清楚,她如果要恨,只能恨她爹许子敬当年攀龙附凤,非要将她嫁到岳家。而且在明知道岳枫已经是个疯子的情况下,依然将她送到这里,让她照顾岳枫的生活起居。

    她还只是个高三的学生啊!别人在学校谈恋爱还得遮遮掩掩,怕被学校里那位正值更年期的教导主任抓住现行,而她已经是个定过婚的人了,未婚夫竟然还是个疯子!

    “你是许家的人,有些事情不用我和你说那么明白,你应该懂得!”岳枫的眼神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感伤,转瞬即逝。

    许暮雨怒极反笑:“既然是这样,你可不可以向你伯父求个情,就当我是个小猫小狗,你们岳家人行行好,就当是放生行吗?”

    岳枫摇头苦笑:“对不起,这种事儿我不会做!”

    许暮雨怒不可遏:“你们岳家人都是混蛋!”

    岳枫点头道:“恩,这话说到我心坎里了!就凭这个,房租打九折!”

    许暮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我过来还要付房租?”,

    岳枫再次点头:“你搞错了不光是房租,水电费、煤气、有线电视费、物业费,你都要付一半,或者我帮你装个表?用多少交多少钱?哦,对了,如果你要是在这里吃饭,每月交八百块钱的伙食费。”

    许暮雨彻底抓狂,半晌无语。

    岳枫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是否可以先把房租付了?“

    许暮雨实在不想和一个疯子计较,没好气的道:“你不会告诉我,堂堂的岳家三少爷已经没钱吃饭了吧?”

    “有,不过我想吃顿好的,所以你是不是可以先交房租?”岳枫此时一副顾客是上帝的表情,许暮雨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碰见搞传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