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哪块云彩有雨

    也是,任谁贴心扒肺的为对方好,反而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时日久了也会冷了心肠。

    屈氏招招手,叫过陆大嫂家的大女儿佳雯:“去把你爹叫来。”

    早在大伯娘刚一进门,陆大嫂就让她家大儿子佳宝去叫他爹了。所以没等佳雯出门,陆友富就回来了。

    屈氏示意陆友富坐。陆友富在屈氏对面坐下,跟屈氏回禀:“大伯娘,我听到消息就去找了队长,告诉他咱们三家都愿意跟何中槐家组成互助组,保证帮助他们家完成种植任务。二妹那是小孩子的玩闹话,不做准。”

    大伯娘点头,表示对陆友富的处理满意。

    大伯娘是经过乱世的过来人,军阀混战时期低眉顺眼过,日伪时期也苟延残喘过的,深知识时务的重要。“谁也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所以不要轻易得罪人。日人在的时候,你大姥姥村里的胡老疤多迎时(如日中天),说让日人杀谁就杀谁,想烧谁家房子就喊日人浇上汽油烧谁家房子。一解放,还不是被政府给镇压(枪毙)了。”

    屈氏口中的大姥姥是她娘家妈。沦陷时期,屈氏最小的弟弟得罪了胡老疤,逃跑以后失去消息。屈氏娘家的房子让胡老疤叫来的日人浇了汽油一把火烧了。屈氏二婶被日人的枪托砸了头,之后时常犯羊羔疯(癫痫)病。

    说到伤心事屈氏忍不住拿出手帕按按眼角。

    陆友富不会安慰人,只好答应着:“我知道。”接着说道:“我今天也去了渡口。何家大儿子何小东在那里。何小东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他妹妹提出各家先种各家的。他家往年第二茬庄稼都不翻地,今年也不耕地了。还说他们家坡地那里想种豆子,种早了怕返青,让我们种好咱们的再帮着种坡地就行。”屈氏点点头,劳力少地多的不耕地就下种子的人家也有。被欺上门有点脾气也正常。难能可贵,既表示了不满也留了余地。不卑不亢,进退有据,看来不是那挟恩图报的人家。对何家高看一眼。

    “客随主便就好。人救了咱家孩子,政府不组织互助组,咱帮人干点活也是该的。”到底怕这个侄子想不明白跟那个糊涂侄女有一样的想法。没得出了力还得罪人,还不如一开始就撇清不搅和一起。

    陆友富却以为大伯娘说的陆二妹:“我会让她大嫂好好管教二妹的。”

    屈氏无所谓的摇摇头:“这么大个人,随她去吧,还好是个丫头,左右不过一份嫁妆的事。”想想又补充一句:“管好不管好不要紧,让你媳妇看紧点是真的。别让她惹事。”

    还好老三家这些孩子里只有一个不着调的。若是个个都随了他们两口子,更头疼。

    此时,何小西还不知道脑残陆二妹因为她挖的坑,被陆家人提前放弃治疗了。

    她正拉着陆友财的大侄子大宝揉捏。五六岁的小男孩,大眼睛圆溜溜的,缺了一颗牙,所以总抿着嘴腼腆地笑,十分可爱。

    何小西救了他一次,终没能再救他一次。这个可爱的孩子在之后的那次翻船事故中,和他爹一起殒命。

    解放前,对女性的束缚多,所以好多女人不会凫水(游泳)。小西家是靠河吃饭的,属于特例,她打小就长在船上,水性极好。所以那次的事故,十一条人命大都是不会水的女人们。大宝父子是除了小西大哥以外,唯二的男子。小西大哥在即将来临的洪水里废了一条胳膊。船翻的时候,他用一条胳膊逞强下水救人,自己反丧了命。

    水洞村靠着一条大河,河对岸的沼泽地里还有许多水汪(面积小又水浅的水面)。可供凫水的地方多,村里的男人极少有不会水的。最不济也会一点狗刨。陆友富父子俩却都是旱鸭子。落水了只能等人救,没有自救能力。

    何小西想诱骗人家孩子学凫水。也算是教给他一个保命技能。因为有了之前救过他的香火情在,何小西邀请他在自己家玩一会,得到他的应允。

    做饭时候的余烬还没烧完,何小西洗了一个小白芋(地瓜)埋进去。准备烤一个白芋给大宝甜甜嘴,哄孩子嘛,根据前世养儿子的经验,不能全靠嘴巴,还要靠美食。凫水不是短时间能学会的,要哄着这孩子经常来他们家才行。

    白芋不是稀罕物,但是农家有闲暇功夫烤给孩子吃的不多。

    何小西做这些事的时候,大宝像个小尾巴一样跟进跟出。小西跟他讲:“你现在在换牙,不能多吃甜的,所以咱们今天就烤一个小点的好不好?”

    “真的吗?大姑姑都是烤得长点的啊。”大宝还是想要大一点的,质疑道。

    烤白芋选细长型的熟的快。所以大宝说的长点的,没说大点的。

    好在大宝年岁还小,比较乖巧。没到七岁八岁人嫌狗憎的年龄。很快就被何小西给出的理由说服了。

    “你姑姑也老(经常)给你烤白芋吗?”何小西逗他说话。

    “大姑姑冬天老是给烤,现在白芋要没有了,就这几天烤了几个。”白芋不易保存。管理的特别仔细的人家才能到这个季节还剩下很少一些新鲜白芋。大多数还是留种剩下的,都留给孩子当零嘴。但是也不会太频繁的给他们吃,好东西要细水长流。

    小西想到什么,试探的问大宝:“天天都吃啊?这东西吃多了肚胀,还有虫子咔哧咔哧咬坏牙齿喔。”两只手扮成虫子咬人的样子。

    大宝咯咯笑着躲闪,豁牙子也顾不上遮掩了:“没有老吃,就这几天吃了。小姑姑吃得快,所以我每次都只分一小块,没吃多。”

    大嫂也极为喜欢大宝,逗着他说些童言童语。此地风俗,怀孕的妇人多接触男孩,容易生出男娃。

    大嫂因为怀孕,不敢再抱着露露。一个是怕孩子踢着她的肚子,也有想生一个男孩的想法。

    露露被放在笎床子(儿童床)上,跟站在床边的大宝咿咿呀呀的说着话。俩孩子鸡同鸭讲,偏还说得好像挺投机,逗得大家直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