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她脑子里有大海的声音

    陆二妹掐尖要强的性子,跟亲姐妹陆大妹都处不来。她跟陆大妹年龄相差一岁多点。相近年龄的姐妹,不管一母同胞还是堂姐妹,在此时的乡下,都是血缘羁绊下天然的盟友。天然盟友都处成斗鸡眼,何况总被拿来比较的后天仇敌。躺枪的何小西也表示很无奈。

    队长走后,陆二妹想着何小西家又要占她家的光,再看着三哥乐得合不上的嘴巴,越看越碍眼。赌气把碗一推:“不吃了。”

    一家人早已习惯她三不五时的抽风,也不去管她。

    何小西从渡口回家,跟赌气出门的陆二妹走了个对头。看陆二妹神色不善,何小西也不愿意做她的出气筒,遭受无妄之灾,忙往路边让了让。

    陆二妹却直直冲她而来,指着何小西。指头几乎戳到何小西的鼻子上。嚣张道:“你们家真是不要脸皮,仗着救大宝一次,就赖上我们家了,占便宜没够了。”

    何小西正纳闷她又发得哪门子疯呢。听她这话,就知道了。这是队长找了陆家了。不过前世可没有这么一出。

    何小西把眼前的指头挥开。略微想想就明白了,前几天陆家已经帮着她家收割了一季的庄稼了,在陆二妹的想法里,恩情已经偿还了。如今队长再让她家跟陆家组合,在陆二妹看来就是占了她家便宜。

    只是不知道这是陆二妹一人的想法还是陆家的想法。陆家大房和二房又是什么想法。

    虽然何小西因为即将到来的洪水,也不愿意跟任何人家组合。但是陆二妹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她可不愿意放任。

    何小西朗声道:“你家不愿意跟我家组互助组,直接跟队长说不愿意就是。答应了队长又来找我家麻烦是谁家的道理?”

    看热闹的人都点头,认为何小西说的有道理。牛不喝水没有强按头的。但是答应了再找人麻烦就不地道了。

    何小西看看众人,接着说道:“政府让组合互助组,就是因为有人家劳力多,有人家劳力少;有人家有大牲口,有人家没有。说到底还是为了照顾我们家这样的劳力少又没有大牲口的。你家不愿意组合我家,队长自然会安排其他人家组合我家。你家也不可能只跟劳力多又有大牲口的人家组合,总要搭配一两户我家这样的人家。不会你家只想组合有大牲口的人家吧?你们家不会思想这么落后吧?”何小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怀疑的样子。

    全民积极要求进步的大环境下,被怀疑思想落后的陆二妹涨红了脸。色厉内荏的辩道:“你家才思想落后呢!”

    何小西可不会接她幼稚的辩驳,接着说:“再说了,你家是没有大牲口的吧,你嫌弃我家占你家便宜。那你家跟你大伯二伯家组合,不是也在占人家的便宜?”

    何小西说她思想落后,故意激怒她,就是为了接下来给她挖这个坑让她跳。为了让她口不择言,何小西还故意鄙视的看着她,让她恼羞成怒。

    前世土地改革后,陆二妹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她大伯和二伯家占了他们家的光才能评个中农。不是他们家,她大伯二伯都得带着白袖章扫大街去。所以何小西有九成的把握陆二妹会上当,反咬一口说她伯父们占他们家便宜。

    前世今生,何小西一直纳闷,陆二妹这个蠢货的脑回路怎么发育地如此奇特。

    只怕她早已忘记了她大伯二伯家之前的恩情。忘记了不是人家接济她家,如今她一家子估计坟头都找不到了。

    陆大伯陆二伯是因为自己的善心得的善果。

    果然,奇葩陆二妹经不住何小西故意的奚落,口不择言起来:“他们两家就该给我们家干活,不是我爹,他们都得戴着白袖章扫大街去。他们家孩子上学都得插小白旗。”

    吃瓜群众:“……。”都被陆二妹无耻的言论惊呆了。

    水洞村没有自己村的小学校。去年夏天,隔壁的祁山窝村设立了一个小学校。水洞村的孩子们都要到祁山窝村的小学校借读。学校里,成分不好的孩子,上学的时候,课桌上要插上小白旗。

    要说陆二妹傻吧,这才几个月时间,她都知道了插小白旗的事,还知道拿来给自己加词。说她不傻吧,是个人都明白他家和她大伯家是亲兄弟,没有占不占便宜一说,就她不明白。还主动把话题歪到对自己不利的方向。

    陆二妹还喋喋不休,强调他们家对她伯父们的恩德有多重。力证她伯父们家给她们家干活是报恩。摇头晃脑,洋洋自得。

    何小西差点忍不住要自省:这就是是个蠢货,我这么欺负一个蠢货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看着她晃着头,离得最近的何小西仿佛能听到她脑子里大海的声音。

    既然已达到目的。何小西也不再跟她掰扯。丢下一句:“没了胡屠夫还能吃带毛猪不成,往年没跟人组互助组,我家地也没见撂荒了。既然你家不愿意,下晌我哥收工回家,我让他去你家推辞了就是。”匆匆跑开了。

    陆二妹正白话地兴起,被她这句话噎了个半死。不过想到能摆脱小西家,又得意起来。

    围观者没明白话题怎么就从两家不想组合,歪楼到了陆老三家对陆老大老二家有大恩上了。

    虽然不明白,但大家的底细是都知道的。虽然大家说起陆家,有时候也调侃一下,陆老大老二兄弟俩都是沾了不成器的老三的光,但是事实究竟如何,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

    私底下开玩笑是一回事,拿到明面上说事,就太没良心了。

    有人就摇头叹道:“厚礼兄弟俩照顾侄子侄女这老些年,倒照顾出了白眼狼。”陆大伯名字叫陆厚礼。

    其他人深以为然,纷纷附和。

    何小西此时却想的是陆家大伯娘屈氏。

    大伯娘屈氏是陆家没完全落败之前进地门。陆家那时还是比马大的瘦死的骆驼。所以这屈氏也是门当户对的小地主家的女儿。进门后当家做主多年,规矩大,也不是个会惯孩子的主。尤其封建大家长做派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