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7章 终站

    屁股后面挂着一串星盗,也许是常年与沙鼠打交道的缘故,林西索逃跑时选择的角度非常刁钻,滑得像条泥鳅。

    片刻工夫,直接进入休息室。不用提醒其他二人,大家均屏住呼吸,等待歼敌。

    跑在最前面的星盗脚下一滑,地面结冰,爆烈寒气登时将他缠绕,盔甲上笼罩着一层冰霜,后面的五六人也好不到哪去。

    林西索没有想到会引来如此多星盗,所以战术上要稍稍改变。

    抬起电击长枪,一道闪亮电弧飞了出去,最前面的星盗浑身抖动失去知觉。

    “找好掩护,我出去与后面的星盗周旋。”

    七八道电光打来,星盗已经反应过来,林西索在高速移动中突然双膝着地,依靠惯性滑行,与此同时电击枪开到最大,近距离电倒一名星盗。

    “快散开,他的速度很快。”

    虽然以小队模式活动的星盗都是杂兵,但是不要把他们当成呆立的靶子。林西索目光中透出一股彪悍,猛然喊道:“趁现在,不要管我。”

    此时此刻如果有半点迟疑,那么三人都将死掉。克罗巴克拉神情复杂的扬起手来,调集冰箱中储存的全部寒气,朝着前方猛袭。

    “好冷!”

    林西索溜得再快也没逃开寒气覆盖范围,感觉血液正在冻结,动作变得异常僵硬。

    “原来克罗巴克拉的寒气这样厉害。”念头一闪,在冻晕之前将电击枪推向阿蒙。

    冷气过后是灼热火焰,骤冷骤然确实比单一寒气或热能更具威力,顿时十几名星盗淹没其中,盔甲防御受到强烈摧残,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阿蒙放出火焰同时抄起电击枪,猛的跃出去,趁着大部分星盗徘徊在冰冷与酷热之间,近距离电击。

    克罗巴克拉也站起身来,尽量在手中制造出一小团寒气,从旁辅助。

    前前后后不到两分钟,正是这两分钟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如果不是林西索做出牵制,后面的星盗会立即散开,远没有这般幸运。

    “你去处理星盗,我来照顾他,战利品是大家的,别想打歪主意。”克罗巴克拉拿起急救箱。

    “哼,我阿蒙不会对不起兄弟的,如果不是西索,我们都得死。”

    “知道就好。”

    二人针锋相对的互瞪一眼,分头行事。

    林西索被抬到角落时浑身瑟瑟发抖,半边身体焦黑,情况不容乐观。

    克罗巴克拉小心的将其身体抬高,冻伤加上烧伤里里外外都很糟糕,取出镇痛剂为其注射,清理伤口后又撒上止血药剂,希望能起到一点作用。

    几分钟后林西索微微醒转,迷迷糊糊的说道:“快,快离开此地,我们的位置已经曝光,非常不安全。”

    嗓音沙哑,说完好像是放下心来,又昏了过去。

    阿蒙加快收罗速度,没有死透的星盗补上一击,该打包带走的一样不落,向克罗巴克拉使了个眼色。

    搀起西索,三人走出休息室,依稀听到嘈杂声,提高警惕向飞船其他区域避去。

    与星盗对抗的第一天,就这样在纷纷扰扰中过去。优胜劣汰,游戏仍在继续。

    此后,直到第三天,林西索才真正苏醒。

    “水,有水吗?”嘴唇微微蠕动,声音很小,喉咙中干得要命。

    感觉嘴边有液体滴入,连忙吮吸起来,睁开眼睛微微一愣,问道:“阿蒙和克罗巴克拉还好吗?”

    银发少女正坐在西索身边给他喂水,面色淡然的说:“还是多担心一下你自己吧!阿蒙和克罗巴克拉很好,经过战斗能力又有所提升,配合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他们出去找星盗的麻烦,把你托付给我。”

    “哦,原来如此,谢谢你的照顾。”

    “我没有什么战斗力,不过这双眼睛带来的好处很多,就好比现在阿蒙和克罗巴克拉对付的星盗,其弱点一目了然。你很特别,精神强度远远低于大家的平均值,体内的生机却异常强大。这种寒气与热能造成的伤势可不是那么容易祛除的,而你顺利的挺过来了。”

    林西索看了看满身的绷带,苦笑道:“照你这么说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我的知觉已经被酸麻和疼痛占据了,实在察觉不到你说的生机在哪里。”

    “就在?”

    银发少女看了半天,摇了摇头,很不可思议的说:“催化药剂在你身上有被削弱的痕迹,能不能让我看看你脖子上挂的东西。”

    林西索有些吃惊,催化药剂被削弱也许是医疗叶片的作用,银发少女这双眼睛果然不凡,然而她关注起孔雀护符,这是为什么?

    “我不能动,你自己拿吧,这件护符是一位朋友临死前托付的,说是隐藏着什么秘密。”

    银发少女眼前一亮,自信的说:“我对稀奇古怪的东西向来感兴趣,任何秘密都瞒不过我这双眼睛?”

    从林西索脖子上取下护符,仔细观察,露出几许惊疑,半晌将护符还了回来。

    “有什么发现吗?”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注意到此物是因为看不透它,你的气息正在与它慢慢绑定,除非你死去才会与之切断联系。”

    “气息绑定?难道这件护符真的隐藏着什么秘密?”

    “估计是一件有趣的高科技产物,我的能力正在加强,相信很快就能搞清楚其中原因,很快……”

    银发少女嘴角微微翘起,已将孔雀护符当成对手,第一回合只不过平手而已。

    片刻后,林西索突然紧张起来,因为他听到了沉重脚步声。

    “别担心,是克罗巴克拉他们。”

    阿蒙全副武装走了过来,兴奋的说:“太好了,西索你终于醒了,我们一直非常担心。你昏迷后有银发小妞指点,又干掉三名星盗,都是大鱼,收获不错。”

    “飞船上的情况怎么样了?”

    “双方损伤都不小,总体来说星盗失势,咱们这个团队加上克罗巴克拉与同伴先前的战绩,共消灭二十六名星盗。战绩还算不错,不过回来的时候听说有个操控闪电的家伙单独灭杀了四十余名星盗,真是暴强。”

    “单独灭杀四十余名星盗?”林西索深吸一口气,为这个傲人的战绩感到震惊。

    “其实也没什么,星盗大部分使用电击枪,来来去去只是给那家伙充电,换做是我不要说四十,就算四百也照收不误。”

    “切,牛皮吹到其他星系去了。”克罗巴克拉损了一句。

    阿蒙装作没听到,笑嘻嘻的说:“既然西索醒了,咱们是不是分一下战利品?大家都出过力,平均分配,没有意见吧?”

    银发少女点了点头,克罗巴克拉也没意见,林西索却迟疑道:“我昏迷后是你们的累赘,这期间的战利品就算了。”

    阿蒙哈哈大笑:“怎么发扬起风格来了,是不是看中了两位妹妹?”

    “混蛋。”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林西索面色变得古怪,随即一笑:“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难怪语气变得那么轻柔。”

    克罗巴克拉一脸不痛快,小声嘀咕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瓜分战利品,蓝金币每人四十一枚,这东西很轻,说是蓝金币,实际上仅仅融入一丝蓝金。星际的兑换率为一万信用币等于一蓝金币,一万蓝金币等于一张蓝金卡,拿到土环星会是很大一笔财富,可是在这里星盗说了算。

    除了蓝金币,林西索得到三支电击枪,一块腕表,三支镇痛剂,三支止血剂。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感到特别疲劳?”阿蒙问道。

    “催化药剂燃烧生命力,疲劳是一定的。”

    银发少女说完按住太阳穴,遥遥看去,说道:“根据观测,我方剩余一百七十五人,星盗三十七人,看起来稳稳占据上风,实际上幸存下来的星盗更加厉害,都是穷凶极恶之辈。没有发现比较有价值的目标,建议按兵不动。我来放哨,你们休息吧!”

    银发少女毕竟没出什么力,得到如此多蓝金币,自然想多担当一些。

    两天后,剩余的星盗退往逃生舱,将整艘飞船让给土环星少年,然而在茫茫宇宙当中,飞船与牢房无异,只不过行动比先前自由一些罢了。

    林西索的伤势日渐好转,已经可以勉强走动,这要感谢阿蒙从休息室带出的食品,四人基本上没饿着。

    看向腕表,三一九五年七月三日晚七点整,按照上面的时间计算,差不多是十四岁了!

    心中不由叹道:“不知不觉又增添一岁,这几个月的经历比头前十几年加起来都要多,感觉自己变得成熟了。可惜的是无论怎样努力始终无法感应游离的宇宙能,阿蒙他们提升很快,真为接下来的命运担忧。”

    这时候,飞船剧烈震动起来,一定是进入某颗行星的大气层了。

    许多少年透过船窗望出去,只见这是一颗蛮荒行星,空中飘着大量火山灰,岩浆顺着山体倾泻,遥远的云端电闪雷鸣,气候条件相当恶劣。

    飞船排成一条直线,顺着山势鱼贯而入,最终在一处环形山停了下来。

    冥冥中响起声音:“你们将在这里度过五年,每个月我都会派出一批星盗,只有取得蓝金币,才可以获得充足食物,希望不会令我失望。”

    话音渐远,环形山中仅剩下一艘孤零零的飞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