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1章 孔雀

    “怎么可能?枝条没有任何用处,难道是植物的根系具有防辐射功能?”

    急忙跑回原地,用匕首挖掘,心中默默祈祷快些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眉毛和头发逐渐枯黄,紧接着皮肤也会大面积溃烂。土环星与这里相比,简直是天堂。

    很快,匕首碰到了根系,可是与枝条的质地没有什么区别。思忖道:“不行,必须将整株植物连根拔起,看看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挖了半天,露出惊疑神色,捡起几片绿色物体,不像是岩石,倒有些像动物的蛋壳碎片。

    握紧绿色碎片,顿时觉得轻松不少,眼前一亮:“太好了,管用!”

    林西索手脚并用,攀上岩壁找到一株灌木又挖了起来,半天工夫灰头土脸折身而返。虽然又找到一块碎片,但是体积非常小。灵光一闪,是不是灌木生长得越旺盛?隐藏的碎片体积越大?试一试就知道了。

    找到三棵紧挨着的灌木,一气挖了下去,收获还算不错。举起半颗保存完好的绿色蛋壳看了又看,这东西质地坚硬,有股淡淡泥土香味,从里面破壳而出的生物一定拥有极强力量。

    深深吸了口燥热空气,感觉比先前轻松多了,水分流失明显减慢。林西索本该高兴的,可是却反而忧心忡忡起来。辐射环境下诞生的生物通常都很极端,具有强烈攻击性,这可不是土环星的沙鼠和毒蝎,一旦遭遇,生存的希望极为渺茫。

    摇了摇头,先不去考虑这些问题,收好绿色蛋壳,踏上征程。

    大概走了三十几公里,连个人影都没见到,看来幸存者实力不弱,挖蛋壳的工夫居然落后至此。

    认准方向,刚从石壁上跃下去,身后忽然有人叫道:“老大,是老大,救命啊!”

    转身观看,只见孔雀脸萎顿在地,这家伙样子很凄惨,头发脱落大半,脸上的纹身正在溃烂,腿部似乎骨折了,目光中流露出恐惧以及对生的渴望。

    “你腿上有伤,遭到攻击了?”

    “是啊,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还记得在仓房时那个净水绿洲的红头发小鬼吗?他趁着我喝水的时候偷袭,把我的水囊抢走了。在这鬼地方脱水太快,必须时时刻刻补充清水,所以谁拳头大,谁得活。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过去的人没一个搭理我,求求您行行好,带上我吧!”

    “拿着吧,有了这东西你会好受些。如果你的腿没有受伤,一切都好说。背上你负担太大,也很危险。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样去做?”

    孔雀脸呆滞的接过绿色碎片,胸口剧烈起伏,有不忿,有害怕,有沮丧,种种情绪掺杂在一起,歇斯底里的大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死得不是你们,反而是我?我不服!我不服!”

    林西索低下头去,虽然这段时间看惯生死,但是与麻木不仁尚有一段距离,无法做到真的漠视。

    孔雀脸挣扎着挺起上身,哭诉道:“你说得对,换做是我也不会带上包袱的,前面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掉。星盗是在培养魔鬼,所以也必将被恶魔颠覆。我诅咒,诅咒红色风暴所有人不得好死。希望你活下去,有朝一日为我报仇。”

    “对不起,孔雀脸,帮不上你什么忙。这里有一支水囊,不过你的话我记下了。”

    林西索弯下腰放好水囊,对于孔雀脸他并不亏欠什么,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叫过他老大,所以带着一份莫名情感。

    “等等,有件东西托付给你,是我们孔雀绿洲自古流传的护身符,据说里面隐藏着惊天之秘,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

    话音未落,孔雀脸抛来一枚精致护符,是用不知名金属制作的展翅孔雀。其实林西索并没有见过孔雀,仅仅是从光脑那里看到过全息图片,知道有这么一种观赏性鸟类,好像流传自人类母星,极为珍贵。

    “谢了,我大概是最后一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尽管交代!”

    孔雀脸点点头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觉得你很强。能够发现这种绿色抗辐射物质,肯定不是运气。轻易将其送人,说明你并不稀罕。将水囊带走吧!你比我更需要补充水分。”

    “我叫林西索,来自沉船村。水囊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与父辈比起来,我们毕竟走出了土环星,他们会因你而骄傲的,孔雀脸!”

    “哈哈哈,是啊!那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离开土环星,而我已经做到了。前方的路还很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感谢你陪我说了这么久。其实,包括同族之人都不愿意伸出援手,而你已经仁至义尽,该是分别的时候了,走吧!”

    叹了口气,林西索忍住冲动,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对于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刚刚走出去两百米,忽然身后传来炸响,地面晃了一下。

    “不好,是孔雀脸。”闪身冲了回去,地面上铺着血浆,而水囊已经抛到远处。

    呆立良久,手中紧紧抓住孔雀护符,脑海中仍响着刚才的爆炸声,一时之间无法适从。

    这名来自孔雀绿洲的少年不愿在生命尽头接受施舍,或者说是想将更多机会留存下来,所以引爆了脚踝上的电子锁,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死去。

    “星盗啊星盗,你们究竟要干什么?这样下去不要说十分之一存活率,就是百分之一也已经堪称奇迹。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为孔雀脸的苦难以及那么多土环星少年报仇雪恨。红色风暴,既然你们为我展现了宇宙弱肉强食的一面,那么就让我变强吧!强到足以消灭你们。”

    此刻,林西索眼中燃烧起旺盛斗志,五年的自强不息生活铸就了钢铁般意志,越是面对困境,越能激发出超常潜能。

    周遭气场微微扭转,如果有测试精神强度的仪器在附近,就会发现黑发少年的精神状态悄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般转变,与此同时各项生理机能也在小幅度攀升。

    人类进化至今,总有一些特殊存在,再加上经过基因微调,所以林西索朝着某个方向踏出了至关重要一步。

    “嗖”捡起水囊,脚下风驰电掣,背后扬起一溜烟尘,几个呼吸间消失在拐角处。

    日光下,又有谁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一路向西,头前三天还算平静,到了第四天远远看到一只巨兽从河水中冲出来,短短片刻就干掉了一队结伴而行的少年。

    由于路上相对平静,所以很多人掉以轻心,此番得到了深刻教训,代价是生命。

    事实上,并非只有林西索发现抵御辐射的办法,那些来自大型绿洲的少年,同样接受过正规化教育。最起码在灌木附近会觉得好受些,还是很容易被察觉的。不过即使挖到绿色蛋壳,仍然无法杜绝身体机能下降,这时候以清水擦拭身体,会起到很大帮助。

    “好惨!原来土著生物在水中蛰伏,五十几人就这样没了。”

    刚刚看得十分清楚,巨兽如同发扁小房子,背上布满恐怖倒刺,嘴巴呈鹰钩形状,眼睛亮得如同两盏探照灯。

    “避开河岸,应该能降低些风险吧?”林西索如是想,脚下丝毫不慢,绕过刚才那队少年遭到伏击的地段,朝着前方狂奔。

    时间,时间已经无多,如果把记忆中的地图分成十等份,那么走过的区域只占三成半多一点,显然已经有些落后了。

    落后的问题很好解决,加快速度即可。令人担心的是辐射造成的影响正在逐步体现出来。而记忆中的地图,有几处地段印象模糊,这才是最要命的隐患。一旦走错路线,必须翻回头重新寻找,其难度可想而知。

    裂谷中地形复杂,宽度倒是足够,这么多人撒进去,好半天竟然见不到一个人影。

    越过一处低洼地势,耳边忽然响起密集的“嗡嗡”声,心头一紧,这个时候出现异常,意味着麻烦。

    果不其然,一群奇形怪状长鼻飞虫快速接近,而飞虫后面跟着一头体型巨大的斑斓猛兽,不跑更待何时?

    跑吧!有多快跑多快,人类面对未知事物时总是充满畏惧,林西索也不例外。

    两条腿毕竟比不过带翅膀的,长鼻飞虫扇动满是绒毛的翅膀来到近前,它们对人肉不感兴趣。可是不要忘记,后面还有一头猛兽呢!

    “呜嗷”斑斓猛兽张开大嘴,林西索的身形在疾奔中骤然一顿,接着向后飞去。

    “我的妈呀,这是嘴吗?简直是一部超级吸尘器。”

    赶紧抓住岩石,身体半悬在空中荡来荡去,而那些飞虫一只也未幸免,全数进了兽嘴。

    吸力持续时间很短,还好反应速度不慢,死死扣住巨岩,否则非步长鼻飞虫的后尘不可。

    斑斓猛兽显然对吃下去的小虫子不大满意,脖子上的孔穴挤出吸进去的石块,又准备张开大嘴。

    林西索深吸一口气跃了出去,掉头就往河岸方向跑。心里喃喃道:“希望那头巨兽还在河里,并且领域观念强烈。只有二兽相斗,才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