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4章 避难

    地穴当中乱石纵横,流沙密布,低洼处聚集着有毒气体,不知名菌类散发着惨绿色荧光,第一次见到此情此景,肯定会觉得毛骨悚然。

    沙鼠很少进入地穴,因为大部分菌类毒性都很强,除此之外还有天敌存在,那是一种喜欢吞食毒物的菱形大蝎子。

    毒蝎在此地几乎横着走,一只成年毒蝎能够干掉百只沙鼠,还好它们除了交配时节成双成对,其它时候都是独来独往。真若连蝎子也成群结队,沉船村的村民恐怕无法维持生计。

    急忙戴上防毒面具,因为空气中时常飘过肉眼难见有毒孢子,虽然经过千年自然进化,村子里面的人具有一定抗毒性,但是也不得不防。

    林西索一面拿出地图和指北针进行比对,一面默默感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特级菌丝村长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等着瞧好了,再过几年就有实力和他叫板。那么接下来该去哪里好呢?基因微调似乎要持续半个月,光脑通常按照星际历法进行计算,换算成土环星周期差不多是十五天半。”

    手指划过地图,翘起嘴角:“有啦,上次采集特级菌丝的位置十分隐蔽,先前能力不够,现在有了新装备,大可去得。”

    打定主意之后,收好地图,穿过巨大岩石,避开流沙范围,越走越远。

    这是一次长途跋涉,没有毅力根本无法完成,十六个小时后林西索找到一面石壁。附近荧光菌类比较少,所以此地完全陷入黑暗。

    很少有人注意到石壁之下有一条东西走向大地裂痕,脚下飘着淡淡毒雾,朦朦胧胧什么也看不清楚。

    穿上大号沙鼠皮靴,前方道路崎岖,偶尔还会遇到沼泽和积水坑,即使走过一次,仍然心有余悸。

    皮靴是老爸留下来的,经久耐用,每当穿上它的时候,总觉得心头很暖,仿佛父母就在身边,遇到再大挫折也能克服。

    没人知道林西索这几年靠着一双旧皮靴淌过多少沟沟坎坎,皮靴破了之后一补再补,就是舍不得扔掉。

    顺着滑坡一点点向下,尽量慢行,有些地方宁可多绕远也不踏足。

    地穴之中沼泽通常是恐怖代名词,陷进去再想出来,难如登天。别看林西索年龄不大,经验却极为丰富,看上几眼就能找到相对安全路线,心道:“躲得如此之远,村长大概无计可施了吧?”

    之所以说大概,是因为这个时代有很多强大追踪器,无论怎样躲藏,大范围激光扫瞄和鉴别气味分子,都拥有寻踪觅迹神奇功效。当然,村长有没有类似产品不得而知。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来此地之前特意多走了二十几公里,恰好经过几处毒蝎巢穴。这是几年当中用命换回来的讯息,在毒蝎地盘上肆意寻找,命运如何可想而知。

    步子有些蹒跚,林西索真的累坏了,找到先前露宿的地方“扑嗵”一声坐到岩石上,剧烈喘息。

    经常旅行的人大概深有体会,旅途上经常感觉到疲乏,一旦休息,会觉得全身酸麻,不想再走下去。惰性是一方面,缺氧也是一方面。气味分子滞留时间有限,所以速度再慢,林西索也咬牙坚持,而不是走走停停。

    十五分钟后架起帐篷,经过简单消毒后,赶忙钻了进去。脱下被汗水浸湿的衣物,用湿布简单擦拭。

    看着黑黑的麻布,惊奇道:“怎么浑身上下这么臭?好像刚从泥塘出来一样。这身衣服怕是不能再要了,真是霉运当头!”

    其实,林西索捡了天大便宜,衣服上散发恶臭的物质是沉积在体内的毒素。沉船村村民对于有毒物质本就有着极强抗性,这一提升抗性只会变得更强,而且摒除许多痼疾,称得上脱胎换骨。

    由于走得匆忙,从光脑那里得到的信息不多。微调期间如果进行极限化运动,能够一而再,再而三提升体质。至于那些贵族,他们只会在温暖花房中品茶,或者在健身中心遛几圈宠物,又怎么会苦哈哈负重行走?

    无形当中,林西索的体能正在迅速提升,而光脑经历一千年岁月,对于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千年前,基因微调是贵族学院的最高奖励,一生当中最多进行三次。可是时过境迁,此类技术已经沦为政府和某些大财团敛财工具,想微调可以,拿大把蓝金币来。

    一万信用币等于一蓝金币,一万蓝金币等于一张蓝金卡。黑市上更是将基因微调炒到天价,相对来说与伍德做的交易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总而言之林西索持之以恒学习,获得了巨大回报,将影响他的一生。

    这时候,只觉一阵从未有过的饥饿感袭来,突然想起光脑最后提示,半个月内要保证充足运动和饮食。

    拿出干粮和水果大口嚼了起来,先前荡过沙鼠窝时好多水果被压扁,不过没关系,照吃不误,连果核也不打算放过。

    土环星就是这样,物资资源匮乏,只要能往肚子里面填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当初星际移民将这里描绘成天堂,实际上只是政府想要征用土地。移民署飞船将贫民卸下,无情的飞走了。千百年来,许多人试图摆脱困境,一些幸运的家伙最后得到成功,而更多的人则被沙尘暴吞噬,化为枯骨。

    林西索可不会考虑那么多事情,当务之急是美美睡上一觉,于是乎在帐篷外架设陷阱和预警装置。

    仰头躺倒,舒服笑道:“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现在外面应当是夜晚。确实有些困了。”

    就在林西索在帐篷中很没形象的呼呼大睡时,牵动着两个人的心,一位是来自绿色方舟的伍德会长,一位是沉船村村长。

    伍德两眼通红,等待着收取特级菌丝那一刻到来,同时让手下悄悄偿还黑发少年的债务。

    在沉船村,村长是土皇帝。所以伍德不敢声张,若是被对方知道私下里与村民进行大宗交易,那么来年的配额就会交给其他商会。移民与否尚且不说,不能让手下丢掉饭碗。

    五个小时前得到消息,沉船底层没有搜索到林西索,而且人员伤亡不小,村长气得面孔铁青,之后让儿子从商队高价买走一批追踪装置,用脚趾头都能猜出,他们要进入地穴进行搜索。

    伍德从自身角度考虑也不希望村长抓住林西索,所以在追踪装置上做了一些手脚,总会偏个一二百米,相信打草惊蛇之下,凭黑发少年的才智,不难逃脱。

    翌日,帐篷中传来声响:“啊,好睡,从来没有睡得这么香过!”

    伸了个懒腰,林西索坐了起来,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发出咕咕叫。

    “咦?睡觉前不是刚吃过吗?怎么又饿了?一天两餐好像有些奢侈。不管了,反正是基因微调期,这里没人来过,应当能找到食用菌类。”

    敞开肚皮吃了起来,新陈代谢似乎加快不少,戴上防毒面具跑到外面方便,半个小时候后发出畅快欢叫。

    “呵呵,基因微调真是不错,连身上的疤痕都变淡了。屎尿无忌,屎尿无忌,明年这里一定能长出几颗毒蘑菇来。”

    回到帐篷,噼里啪啦捣鼓半天,收拾好随身装备,准备进入毒雾区。

    上次发现特级菌丝距离露宿地点半公里远,左边巨岩腹地有一处还算干净的温泉,正好洗去一路疲乏,顺便栽种医疗植株。能不能养活这株独特植物没有把握,希望那瓶培养液能够起到一些功效。

    准备妥当之后,将探照灯调到最亮,逐渐深入雾区。

    这里的雾气十分浓厚,也许是因为接近地底火山,所以温度值偏高。地面上还算干净,没有讨厌的泥沼。

    时间不大,一幢幢奇形怪状身影矗立在眼前。这是蜜菇,生长千年的蜜菇足以覆盖数十公里范围,一颗蜜菇就宛如蘑菇林。

    听说千年蜜菇分离出的孢子味道鲜美,不过林西索从没吃过,那东西数十年不遇,想都不要去想。

    发出牵引光束,另一头牢牢抓住蜜菇伞盖,“噌”的一声拔到高处,连番纵跃之下,感觉比上次“披荆斩棘”快了数十倍。

    特级菌丝与蜜菇是伴生关系,菌类植物很有意思,蜜菇特意划分出一块地盘允许菌丝生长,而菌丝所散发出的沁人心脾香气,多少能阻拦毒雾侵蚀,它们就好像一对搭档,互相扶持,扎根于此。

    林西索相信,在蘑菇林深处,一定还有大量菌丝存在,可是偶然间发现的毒蝎粪便,让人畏惧。

    在附近逛了逛,没有新的收获,闪身赶往水源地。

    干净水源并不多见,尤其是温泉,林西索美滋滋的爬上一块岩石,完全被眼前情景惊呆了。

    缓过心神,立刻关掉探照灯,慢慢退了回来,不敢发出声响。

    温泉被霸占了,从没见过如此体积的毒蝎,还好它们长期生活在地下,视力较弱,否则灯光一晃,引起它们的注意,绝对是灭顶之灾。

    两只,两只毒蝎纠缠在一起,享受着鱼水之欢,简而言之它们正在交配。

    林西索大着胆子伸头看了看,面色变得古怪起来,这两只毒蝎有些不同,而且是非常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