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1章尾声

    秦战天跟疯了一般地便带着乾坤镜夺门而逃了。

    没有人阻拦。

    亦没有人敢阻拦。

    试问何人敢阻拦一个疯子?

    更何况,还是一个带着乾坤镜的疯子。

    “这样没问题吗?让他带着乾坤镜到处乱跑?”

    荒芜疑虑地问道。

    “无碍。七远连带乾坤镜一道毁了。”

    叶笙笳扫了七远一眼,说道。

    “连带乾坤镜一起毁了?就仅仅是取了秦战天的血?”

    荒芜并未明白过来其中的缘由,皱眉问道。

    “叶公子果然见多识广,一眼看穿。”

    七远一笑,缓缓又说道:“他的血虽是守护乾坤镜族人之血,还不至于毁了乾坤镜。但是若注入了强大的灵力,自然便土崩瓦解。从此世上再也无人界兵符。”

    “原来是这样……”

    荒芜点点头,心中暗自叹了一声“这七远果然花样多,连毁人界兵符这件事都做的如此顺手。”

    这些,七远自然是不知道的。

    倒是叶笙笳问起:“若是仙界和魔界来犯,人界无抵抗能力怎么办?”

    七远只是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我在瀛洲早就练就了一支铁军,想必就算比不上仙界的仙兵,也抵得过魔界的死士。更何况,这乾坤镜本就是自损一半人力,有什么好用的。”

    “说这么多,还不是为了救芷歌……”

    叶笙笳咕囔着一句,将头撇向了一旁,幽幽地说道。

    七远只是一笑,笑而不答。

    正于此时,失去了乾坤镜影响的姜芷歌缓缓醒了过来。

    “奇怪,我身上的乾坤镜呢?”

    姜芷歌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不受乾坤镜的影响了,问道。

    “七远将乾坤镜毁了,然后让自作自受的秦战天带走了。”

    叶笙笳见姜芷歌醒了过来,轻轻将她搀扶着下了床,耐心地解释道。

    “江姑娘呢?”

    姜芷歌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唯独缺了江吟和凌猛,皱了皱眉头问道。

    “她……”

    荒芜眼神有些闪烁,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她可能和凌猛回江家了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姜芷歌一见叶笙笳的眼神,便觉得其中有猫腻,侧着头邪邪一笑,十分八卦地问道:“怎么?你惹得江姑娘不开心了?”

    “没有啊,我觉得很正常啊。没想到,她却哭着走了。”

    荒芜莫名其妙地说道。

    “那你倒是说说这前面后面都发生了什么呢?”

    姜芷歌凑近了荒芜一步,好奇地问道。

    “我不想说。”

    荒芜一阵别扭,脸一红,便将头撇向了一旁。

    “我倒是大概听到了一些,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芷歌?”

    一旁的七远眼眉一挑,带着些许坏笑地逗着荒芜。

    “算了算了。不就是她问能不能嫁给我。我说了个不能嘛……有什么好八卦的……”

    荒芜咕囔着,脸一红,说完便出了殿门去了。

    “哈哈哈——荒芜这怕是被这江姑娘搅得有点心乱了。”

    七远看着荒芜远去的身影,笑得十分开怀,拍着大腿甚为欣慰地说道。

    “这次,还是多亏了七远,否则这秦战天也没有这么容易能搞定。”

    叶笙笳深深一礼说道。

    “不必。”

    七远微微一笑,缓缓说道:“你这个天金之城扔给我好多年了。是打算继续扔给我,还是打算好好担起这天金之城的主人的责任?嗯?”

    “我叶某呢,平生最讨厌处理这些奏折啊什么接待来使这些事情了。而且,现在也找到了芷歌,对这里的繁华盛世是真的没什么兴趣。不如,七远你就再代劳一下?”

    “这代劳一下,是要代劳多少年?”

    七远微微眯起了双眼,一眼将叶笙笳看透的模样,说道。

    “这个嘛……”

    叶笙笳挠了挠鼻尖,一丝坏笑之意掠过了眼眸间,说道:“那就要看七远你能活多久了。一辈子扔给你,大概以七远你的能力,问题也不大吧?”

    “当然……很大!”

    七远白了一眼叶笙笳,没好气地说道:“谁帮你守一辈子的天金之城?很累的好么?”

    叶笙笳当着七远的面,贱贱地一笑,说道:“是芷歌不喜欢呆在这深宫之内,我嘛,当然是无所谓的。你若是不想帮这个忙,那我只好留在这里了。天天批奏折啊,批奏折啊……”

    七远听得他这一声拖得比一声长,难受的很。

    而姜芷歌在一旁见着叶笙笳这般生无可恋地说着,眼神还不断地瞥向了七远试探着他的反应,便觉得好笑极了,一副坐在一旁配合着叶笙笳,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又想笑的表情。

    “七远……我是真的住不惯这皇宫大院的。要么,你就代劳代劳呗?每个月给我们送点银两来,就行了。”

    姜芷歌轻摇晃着七远的胳膊,笑嘻嘻地卖着一副笑脸说道。

    “你们这一唱一和的,是吃定了我替你们收拾烂摊子不成?还要每个月给你们送点银两。当我七远就这么好欺负啊……”

    七远没好气地白了姜芷歌和叶笙笳一眼,摆了摆手,连连说道:“不行,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千古醇一千坛!”

    叶笙笳狠了狠心,打算贿赂七远。

    “不行。我不好酒。”

    七远又坐向了另一旁,连连摆手,忍住了诱惑。

    “我这儿还有驭妹法则百本,全是孤本。怎么样?这个还不错吧?”

    叶笙笳诱惑着七远,变戏法地从身后晃出了几本册子,在七远的面前晃来晃去,得意地说道。

    “……”

    七远十分幽怨地瞥了叶笙笳一眼,幽幽地说道:“我是那种人吗?嗯?”

    说罢,他却伸手将叶笙笳手中的册子一把拽进了自己的手中,又稳稳地塞进了他的袖口之中,不自然地撩了一把鬓前乱发,说道:“还有别的吗?”

    叶笙笳被他这般一问,愣在了原处,拼命地想着自己还有什么值钱的宝贝。

    正当此时,姜芷歌缓缓一笑,对着七远行了一礼,轻声说道:“不如,七远在这里多逗留一日,待我和叶笙笳完婚后,喝杯喜酒再离去,如何?”

    “咳咳咳——芷歌,这种话,好像应该男方来说?你这样,以后要遭嫌弃的。”

    七远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更多的却是祝福。

    他缓缓说道:“不如,以后生的娃管我叫干爹,我替你们守天金之城一辈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