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元月之约

    姜芷歌只觉自己触及到了一个冰冷而坚硬之物悬挂在他的腰际!

    她并不知这是何物,但心想这人周身不带一物,却独独留此一物贴身,想必是十分重要的物件!说不定,可以关键时候派上用场!

    来不及多想,姜芷歌手一轻轻一拉,径直便扯下了天狼的贴身之物,迅速藏于了手心,她快速地镇静了一下心神,若无其事地继续被浑然无知的天狼掐着脖子。

    实际上,她已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慌不择路。

    这一切,姜芷歌以为无人知晓,却落在了叶笙笳的眼里。

    凉风卷帘,阳光倾泻,称着他绝美的容颜之上,有雪地里狐狸般的狡猾在好看的双眼间流动。

    他的丹凤眼微微向上一挑,薄唇旁斜拉而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似若有所思一般,低声轻叹了一声——“咦?”

    似在惊叹着姜芷歌的胆大妄为,却又似乎带上了肯定的赞许之意。

    这一切,姜芷歌自是不知的。

    “你若胆敢伤她一根头发,我荒芜定要整个天土之原为她陪葬。五大洲,少一洲,倒也是省了我不少心思。荒芜向来君子一言,言出必行。”

    荒芜巍然不动,似乎为了姜芷歌的安全亦不上前一步,但他从剑眉凝皱的神态,以及周身散发的危险和冰冷皆是令人望而却步的信号。

    姜芷歌自从大漠被他掳来一直到此地,从未见这个大变态如此这般严肃地而真切地关心过她,感动得她差点热烈盈眶要狂奔过去给荒芜一个大大的拥抱。

    还没等她感动完,只听道荒芜生硬而不自然加上了一句——

    “她还欠着我,没还清前,她就是我的物品。”

    说完,荒芜的俊朗面容之上闪过一片桃花红,却被他的长发遮掩过,很好地掩饰过了这份不自然。

    物品?东西?ha?!

    姜芷歌忍不住朝天翻白眼。

    天地不公。天地不公。

    果然,变态始终还是变态。不能信的。不能信的。

    “哦?有意思了。我本想着,这女人一定是叶笙笳在乎的人,找她一定是错不了的。却不料,这先开口的,竟然是五大洲的至高无上的荒芜公子。看来,今日,天狼确实要得罪人了。哈哈哈哈……”

    天狼刚毅的面容之上先是略露出了惊讶之色,继而又仰面狂笑,手上的力道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加重了些,引得姜芷歌不满地低哼道一声:“疼!你要掐死我了!轻点!”

    “你一个人质!话未免太多了?”

    天狼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姜芷歌,似乎相当不满意这个人质的态度。

    “叶某见过天土之原少主天狼殿下,殿下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实乃叶某罪过。只不过,这一见面,就挟持我天金之城未来的皇后,是否也有些失了礼数?”

    叶笙笳淡蓝色的眼眸中隐隐有心疼之色,表面上却云淡风轻,不动声色,缓缓微笑着道到。

    “礼数?所为礼数,对于我天狼来说,大概就是放过的屁。我来的目的很明显,受人之托乘人之事。只要你拿南宫诗羿来换,我必不难为你的心尖儿人。”

    天狼说得笃定,并不像是出尔反尔之徒。

    “成交。元月一日,汴城郊外河西。如何?”

    叶笙笳沉思片刻,抬眼坚定说道。

    “哈哈哈……传闻叶笙笳乃是雪地里的狐狸计谋多端的很。想不到,这次为了这个女人,竟然愿意将交易的地点定在两洲的边界天金之城兵力最薄弱之地!看来,这位小娘子,确实乃是你叶笙笳心之所系。天狼钦佩!就此别过!希望叶公子信守承诺,否则,天狼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天狼的目光扫过了叶笙笳不动声色的面容,留下话,便挟持着姜芷歌一步一步防备着向窗口而去!

    “我要她,毫发无损。想必天土之原的少主,是做得到的。”

    叶笙笳微笑,目光之中,却是森然的一片寒冷。

    “天土之原会不会变成一片血流成河,取决于你。想必,你也是知道我荒芜向来决绝,说到做到。”

    荒芜冰冷得似庄严而高贵的冰雕,亦冷冷说道。

    “哈哈!我天狼自有分寸。也奉劝二位一句,天狼行事是出了名的怪诞,若是二位轻举妄动,我可不敢保证那么多。”

    天狼说罢,疾速地揽过了姜芷歌的腰际,纵身反向向后一跃,轻功卓绝地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姜芷歌鬼哭狼嚎的一声——“妈呀!亲娘为!我恐高啊……啊啊啊!”散落在楼阁之中。

    荒芜未曾迟疑片刻,亦单手负于身后,纵身从窗而下,追随着天狼的身影去了。

    屋外,一片化雪之色,有梅枝被风拂过,刷刷落下一堆雪块,抖了抖身姿,露出了灿烂的一大片米黄色花朵。

    叶笙笳缓至窗前,纤长的指尖轻轻掐过了腊梅的枝桠,望着天狼和荒芜远去的方向,将枝桠放至了鼻尖,水蓝色的眼中有隐隐的担忧之色,只见他薄唇轻动,道到:“明明我算好了一切,却还如此担心你……”

    帘幕缓动,一道身影出现在叶笙笳身后,手持龙鳞刻纹大刀,恭敬一礼,迟疑片刻,终忍不住,疑惑不解地问道:“属下不解,陛下千辛万苦擒获那女人,又知晓天狼必定会现身,为何还要姜姑娘涉险?方才,只要陛下一个指令,属下便万死不辞。”

    “是啊……我为何……要让她涉险呢……”

    叶笙笳轻轻将腊梅枝桠缓插进了琉璃瓶里,溅出了几滴水滴,滴落在木色的茶几之上,一片暗色的湿。

    “属下多嘴。”

    持刀之人似知晓叶笙笳心情甚为不佳,低头恭敬道到,不再多言一句。

    “无妨。无心,传令下去。春满园上下都有功,犒赏白银百两,一切照常。”

    叶笙笳的丹凤眼连抬都没有抬一下,将梅花枝扶正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道。

    “是。”

    无心接令,迅速隐去了身形。

    雪化,阳光灿烂无比,春满园牌匾之上的红绸布迎风而动,仍旧是莺歌燕舞热闹非凡,一片。